常州到石家莊物流公司

運營網絡

    暫時沒有新聞!

新聞中心 網站首頁 >> 新聞中心

快遞老板“跑路”事件暴露行業隱憂

作者:常州到石家莊物流公司 上傳時間:2013-12-5 瀏覽次數:

“得知媒體說我跑路后,感到吃驚,恨不得坐飛機趕回來!辈痪们,被媒體報道“跑路”的北京韻達快遞公司金融街站經理郭云松接受中國青年報記者采訪時說。
  今年“雙十一”期間,北京韻達快遞公司金融街派送站的21名員工因為找不到自己的經理,派送站無法正常運轉。此后不久,有媒體報道說,該站經理郭云松去向不明,還拖欠了員工3個月工資,站里積壓了兩萬件快遞包裹。
  事發后,北京韻達快遞總部啟動了應急預案,派遣車輛、人員協助送完了積壓的快件。
  “沒跑路,是回家籌錢”
北京西單附近的豐盛胡同,是一條只有幾米寬的街道。郭云松的金融街派送站就在這條胡同里的一處臨街平房內。在過去不到一年的時間里,這個面積不足百平方米的派送站,每天要從北京韻達總部拉回近2000件快遞,再由派送工逐一送到客戶手里。
  而從11月8日開始,這個派送站卻停止了運轉。平日車轱轆不停轉的電動三輪車被整齊地鎖在街道一側。
  “11月1日到7日,我們被城管罰了2000元,理由是我們在分線路范圍廣的物流公司揀貨物和停放車輛時占用了人行道,此外,這個胡同的居民也嫌我們擾民!惫扑筛嬖V記者,在被城管罰款后,他只得重新找場地,不然還會被罰款。因此,郭云松決定8日開始停止去總公司拉貨,而停止拉貨的事也跟總公司說了。
  “由于城管管理嚴格,不能再繼續分揀貨物,我們在7日、8日就開始協助他們分揀!北本╉嵾_總部總經辦秘書冷紅波說,當時為了幫助金融街站,總部特意派去一輛中轉車,讓他們在車上分揀,并且一邊幫助找場地,一邊協助派送。
  然而,郭云松直到11月9日也沒有找到合適的場地!11月10日,我們通過內部數據系統發現,金融街積壓的快件越來越多,就開始聯系他們!崩浼t波說。也就是在這天,郭云松離開了北京,而郭離開的原因并非只是沒有找到合適的場地。
  “他是回長春籌錢了,如果真是跑路的話,他能把自己的媽壓在這嗎?”郭云松的母親郝桂芝說。郝桂芝一直和郭云松一起經營這個快遞站。
  在郝桂芝看來,金融街站點不能正常運轉的原因除了城管禁止在原來的場地卸貨、停車外,更主要的原因是資金出現了短缺。
  據她說,從11月開始,站點就接連收到罰款通知,先是城管罰款2000元,再就是一些客戶投訴,每次投訴都要被罰3000元。
  “我們是加盟店,按照這個行業的規則,總公司每個月會按照一定比例給我們補助款,一般在6萬元左右,這6萬元是所有的開銷,包括水電費、房租、工人工資、如果經營得好,開銷是5萬元,那么,我們就掙1萬元,經營得不好,開銷7萬元的話,就等于倒賠上1萬元!焙鹿鹬フf。
  據她介紹,這筆補助款并不是每個月一次發完,而是按旬發?墒,由于月初接連的罰款,她從電腦系統上看到,不僅沒有得什么補助,還欠了公司4000多元。根據此前的慣例,工人們的工資需要在每月15日發放,因此,郝桂芝告訴記者,兒子是回家籌錢去了。
  “他們沒有跟員工溝通好,使員工產生了誤會!崩浼t波告訴記者。韻達北京總部在11月10日就聯系上郭云松。
  “11月11日,總部將金融街的貨物拉到附近的平安里站點,但金融街站點的員工擔心原本屬于自己的快件會被其他站點‘搶活’,就沒讓卸車,后來公司總部就把21名員工拉到北京總部,協商解決!焙鹿鹬セ貞。
  “不管什么原因,老板不在了肯定會影響員工情緒,年底了再找活兒也不容易,過年讓他們怎么回家?我們總部決定先墊付給工人40%的工資!崩浼t波說。
  郝桂芝說,11月12日,北京總部的網點管理部副經理楊俊聯系到她,說郭云松不接電話,走之前也不拉貨!拔艺f不敢拉貨了,場地沒找到,城管不讓占道經營!碑斖,郝桂芝去總部找楊俊,而對方則表示“必須要郭云松本人來”。
  11月13日,有媒體報道,北京韻達快遞公司金融街站21名快遞員群龍無首,站點老板突然消失,站內“雙十一”積壓的快件已經多達2萬單,快遞員兩三個月沒有拿到工資。
  郝桂芝不同意媒體的說法。她解釋說,站點的業務量每天是1700件,從8日停止拉貨,積壓的量是四五千件,沒有2萬件那么多,此外,更沒拖欠工人們3個月的工資,即便是這個月的工資,按照每月15日發工資,當時也還沒到發薪的日期。
  “的確沒有積壓兩萬件那么多!崩浼t波說,“但我們并不糾結數字,哪怕積壓一件也是積壓,問題出在我們自身!
  11月14日,從長春回到北京的郭云松直接回到店里,向員工做解釋,此后,母子二人和北京韻達快遞公司總部協商到凌晨兩點。
  韻達公司總部的新聞通稿稱,據了解,韻達快遞北京金融街網點運轉資金出現困難,原負責人在未采取任何應急措施的情況下,自行回老家籌款,導致不明原因的員工怠工,造成快件積壓,從14日起,韻達快遞北京公司指派分管網絡的副總經理和片區經理等人員負責現場管理,統一安排快件派送。此外,通稿中還說,韻達快遞北京金融街網點已于18日全面恢復運營。
  被收回經營權,后悔當初選擇干快遞
  韻達的新聞通稿中提到金融街網點恢復運營,但指的已經不是原來郭云松的金融街站點了。11月16日,北京韻達公司總部通知郭云松母子二人,因為公司名譽受到影響,將收回郭云松的加盟店經營權。
  據中國物資儲運協會會長姜超峰介紹,當前,快遞行業存在兩種經營模式,一種是直營模式,由總公司直接投資、管理下屬子公司;另一種模式是加盟模式,由投資者個人與母公司簽訂協議書,并交納保障金、風險抵押金,成為公司下屬網點。
  “韻達是加盟店模式,要加盟的話需要簽訂協議書,并交風險抵押金!崩浼t波告訴記者。
  “我們的經營權是從上一家接手來的,還要交納風險抵押金,如果這次被收回經營權,不僅白干了一年,還欠了一屁股債!惫刚f。
  今年59歲的郭母,之前在長春一家國企從事會計工作,2007年退休后,來到北京跟郭云松一起從事聯通號碼代理商的工作。郭云松是80后,2003年就來到了北京。2007年時,他決定和母親一起做快遞生意。為了考察快遞行業,郭云松還曾在長春一家快遞公司干過一年業務員。
  郝桂芝說,盡管營業執照上的法人寫的是郭云松,但實際上,購買經營權的資金和前期購買設備的資金,都是全家出的。
  從去年9月份進入快遞行業,現在郝桂芝的感受就是“后悔當初選擇干快遞”。
  去年9月,她和兒子進入快遞行業時,沒有自己的場地,是跟平安里站合著使用一塊場地,后來為了發展,搬到了金融街附近的豐盛胡同,F在房子比平安里站點面積小,每月的租金高達5800元。此外,原本以為臨近白領上班的地方,生意會好些,可干了幾個月才發現,郊區的站點反倒運營會好一些,首先,金融街在寸土寸金的市中心位置,租金貴,找到合適當庫房和用來分揀貨物的場地很難;其次,市區管理得更加嚴格,他們有20輛三輪車,都沒有地方擱。
  郭母還告訴記者,因為金融街的客戶多是上班族,周末都不上班,所以每次周末的快件都積壓到周一送,工人們每天要送幾百個快件,送得晚了或者三輪車占道了,就會被投訴,一旦投訴,公司就要罰款2000元!霸诮鹑诮址⻊盏亩际巧习嘧,他們的要求比普通住宅區的客戶更高,而且稍不滿意就投訴!惫刚f?爝f行業在郝桂芝看來是賠多掙少。
  “總部現在考察加盟店時,首先要看對方的資金,沒個上百萬元就別入這個行;其次是要有管理經驗,我們更愿意接受有從業經驗的小快遞企業加盟!崩浼t波說。
  郝桂芝坦陳,自己是外行,之前一直是交學費,直到今年7月份經營才有好轉,他們的收入一部分是公司每個月的補助金,一部分來自發件數量。過去,站點在平安里時,工人才七八位,每天發的只有二三百件,而現在聘請的工人已經到了21名,每天發800件。
  一位從事快遞行業的人士告訴記者,收件的分成比例是,業務員按照總價的百分之十提成,而郭母則給業務員更高的提成比例。她告訴記者,現實中,有很多派送站給業務員的提成要高于百分之十。她舉例說,比如業務員收取了客戶7元錢,那么,業務員可以自己留2元提成,如此一來能吸引更多的業務員,因為快遞這個行業太辛苦,不好招人。
  在沒有罰款的前提下,算上公司補助金剩余的部分與收件的利潤,郭云松好的時候每個月也就掙1萬元左右。如果有罰款,或者業務量下降,每個月還倒貼錢,因為工人的宿舍也需要郭云松來付房租。
  在郭母看來,快遞行業更是一個辛苦行業。她對記者講,派送站每天晚上要把當天收集的快件拉到通州總部,回來的時候再把屬于他們片區的快件拉回來,而這一過程也有著嚴格的時間限制,必須要在晚上11點半之前劃卡,簽到,否則罰款。而他們所在的豐盛胡同有交通管制,只允許貨車晚上10點之后開出胡同,因此,如果遇到堵車,很難按時將車開到通州總部。
  “我們已經干了一年了,如果不是這個月罰款太多,經營情況已經開始好轉,但現在公司收回了我們的經營權,回本兒的機會都沒有了!焙鹿鹬フf,她希望總公司能夠還給他們經營權,即使他們不再經營了,也能把經營權轉讓給下一家,把當初的成本收回來。
  能否為快遞行業提供更多便利政策
  對于金融街派送點的這次事件,冷紅波承認,公司管理還存在問題,當前快遞行業發展太快,一些問題難免會出現。
  他介紹,像金融街站這樣具備獨立法人資格、獨立實體經營的加盟店,北京韻達公司一共有130多家,業務份額占北京快遞市場17%左右。
  他認為,在北京從事快遞行業的加盟店,二環、三環內的經營最為困難。首先是車輛通行難,交通擁堵導致快遞投送時間成本太高;其次是購車難,北京小汽車限號使得快遞公司多數選擇電動三輪車,而問題是,電動三輪車本身是不允許上路的;最后,是場地難找,能在三環內找一個分揀、卸貨場地對加盟店來說太難了,很多分揀和卸貨過程都是在馬路旁、人行道上進行,這樣一來就容易造成違法占道和被投訴。
  最近,冷紅波在填寫一份市里某職能部門的調查問卷時建議,當前快遞行業的交通工具普遍是電動三輪車,這些電動三輪車應該統一標識、統一牌照,使其能夠合法行駛。
  國家郵政局統計數據顯示,今年“雙十一期間”(11月11日至16日),全國快遞業務總量達3.46億件,同比增長73%,而北京這樣的大都市快件數量則更為龐大,據了解,北京2010年處理的快遞為1.8億件,到2011年就達到3.36億件,2012年是4.8億件,今年僅1~9月,就達到了5.8億件。
  高速發展的快遞行業對快遞從業人員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僧斍皝砜,快遞行業無論是經營、管理上,還是從業人員素質上,都距離消費者滿意的預期有不小差距。
  中國物流與采購聯合會顧問丁俊發告訴記者,快遞行業需要改進的方面還很多。他說,一是物流企業集中度還不高,還沒有形成像其他國家那樣幾個大的集團式的快遞行業,有些小的物流公司總體來講水平還比較低;二是企業自動化分揀裝備還不高,這需要企業大量投資,減少人工分揀帶來的差錯;三是現在的快遞員大都是農民,把他們變成熟練的員工,需要大量的訓練,還需要一個培養的過程。
  中國物資儲運協會會長姜超峰認為,制約當前物流發展的主要問題還是資金和土地。
  “沒有足夠的分揀中心,沒有價格便宜的分揀中心,最終造成了成本過高!苯逭f。
  在資金方面,他認為現在物流企業都比較小,普遍缺少資金來源渠道!皣覜]有相關的扶植資金,也沒有專門的基金來為物流企業提供資金支持,唯一的資金來源是銀行貸款,而物流企業資金回收期比較長,需要十五六年的時間,導致物流企業缺少建設資金,建設不了較好的物流中心,導致了物流產業發展的落后。
  北京市郵政管理局市場監管處處長王文太在接受媒體采時表示,在國家政策層面,有必要為快遞行業的規范發展提供一些政策支持。
  他對媒體說,城市里都規劃有銀行、社區服務場所,但是沒有快遞場所。所以快遞企業要自己去找場地,而快遞雖然比普通郵件要貴,但是其實是非常微利的一個行當,帶有非常大的公共服務業特點。
  因此,他通過媒體建議,將快遞業納入準公共服務,比如在場地、車輛通行等方面提供一些政策支持,與此同時政府部門加強指導,一步步完善這個行業。

 

以上內容來源于:常州到石家莊貨運公司 轉載請注明

 

 

相關新聞
·京東首發"供應鏈金融" 2013-12-12
·日日順物流榮獲2013杰出電商倉儲... 2013-12-12
·應用物聯網技術管理智慧型倉庫 2013-12-12
·上海推廣便利店代收快遞模式 2013-12-9
·三泰電子:配股募資7.5億元布局智... 2013-12-9